2018年,電影《我不是藥神》大火,一名B站UP主將整部電影的原聲音頻傳了上去,取名也很精準“【1080P】我不是藥神 影視原聲”。

優酷就起訴了B站。前幾天,案子出結果了,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認定,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(B站運營方)構成幫助侵權,需賠償優酷6.5萬元。

藥神之戰終結!短視頻們的“印度神油”,即將斷供

對此,吳曉波頻道巴九靈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,貧道以為:

避風港原則,終將成為過去式。

過去,通過各種踩線式的侵權視頻、音頻剪輯而帶來的短視頻紅利,也正在告終。

這個讓短視頻爆發式增大增粗的“印度神油”,快用完了……

超好用的“印度神油”?

其實,短視頻平臺上的影視劇剪輯、精編和改編龐大而無序,由此形成的侵權是一個巨大的體量。

類似的侵權訴訟早已有之,但平臺方為了流量和內容質量(剪輯影視劇的畫面質量通常高過一般原創視頻),大多以避風港原則(即平臺在收到舉報之后,再去查處)為由,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
藥神之戰終結!短視頻們的“印度神油”,即將斷供

然而,時代變了。

一是在版權上,影視機構有了更多的維權意識。

二是互聯網內容分發平臺的所謂避風港原則,已經不再奏效,平臺方有權利和義務在內容發布的前置審核以及內容分發過程中,自覺地及時對侵權內容下架,而不是以等待舉報為名,坐等流量聚合和內容擴散成為事實,而形成事實上的幫助或默認侵權行為。

但在另一方面,這樣的判例大多還停留在敲山震虎和碎片化維權上,并沒有真正在行業內特別是短視頻領域形成更有效的威懾。

此外,此次案例本身侵權事實比較明顯,反而B站和其他短視頻平臺上的各類二次創作、同人作品的鬼畜視頻等,往往游走在侵權與原創的邊緣,難以真正有效地形成應該有的內容規范。

判例的體量至少要大過當下的十倍以上,判罰也要形成懲罰性效果,才會真正對分享型平臺以及有侵權行為的內容創作者有威懾力。

藥神之戰終結!短視頻們的“印度神油”,即將斷供

正在合圍的“禁閉島”!

除了這次判決的《我不是藥神》電影純音頻,其實B站、抖音、快手、今日頭條等平臺上有很多創作者,都使用了無版權的音頻、視頻、電影電視劇片段等等。

這也帶來了問題,即如果類似這次判決很多,將對這些分享型平臺直接達成內容“禁閉島”

畢竟,影視的內容(包括剪輯狀態下),在技術條件上發現其侵權行為,并非難事。

每一個影視劇都有自己的數字特征,如果根據此類數字特征的形成行業大數據平臺,各種剪輯在前置內容審核階段,就很容易被鑒定出來。只是平臺之間的壁壘以及內在的私心,才是此類行為以擦邊球的方式屢禁不止的關鍵所在。

真正讓內容平臺并不害怕維權的,除了即使判罰也不過九牛一毛外。

更重要的是維權的周期過長,個人維權大多會選擇放棄,而即使是公司層面進行維權,也費時費力也未必“實惠”,且等判罰生效時,大多數侵權行為所要達成的流量聚合和用戶黏性早已完成。

因此,最終能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法有二:

一是靠懲罰性判決來讓平臺和內容創作者不敢越雷池。

二是平臺和版權方之間形成版權公共數據池,在技術層面上形成“隔離”,這兩個條件都要達成,才能解決問題。

藥神之戰終結!短視頻們的“印度神油”,即將斷供

版權方助力侵權?

但是,在另一個層面上,一些影視劇又會“放任”這種剪輯行為。

一來新劇宣傳需要,一些影視劇上線的時候還會主動邀請UP主剪輯,下線時又會要求平臺方刪除所謂侵權內容。

二來或許還能激活老劇(比如近期爆火的“大威天龍”),所以這都需要版權方和平臺方之間的合作,以及形成一個更靈活和兼顧版權、平臺和內容創作者各自利益的管理機制。

所以,各方都是從自己的角度進行表述和博弈,有時候難分對錯,關鍵是要有規章。

此外,許多事實侵權,并不能以非盈利性質而豁免。

藥神之戰終結!短視頻們的“印度神油”,即將斷供

有些創作者是制造原創視頻的,但是會配上背景音樂,而這個音樂是有版權的,這也構成事實上的侵權。

很多時候人們會說該視頻本身不是商業行為,使用背景音樂也就不存在問題,但事實上只要開啟了流量收益或插入廣告乃至其他,都可以判斷為商用。

只是目前而言,大多數平臺和音樂版權方都沒有過多的把關注度放在這一點上。

藥神之戰終結!短視頻們的“印度神油”,即將斷供

短視頻出現分水嶺!

但有一點必須要重視,即這也是一個短視頻平臺的賽點:

誰擁有足夠多的音樂、游戲和影視版權以及授權能力,誰就能以侵權為由,對友商進行隔離,而讓內容創作者“自動”被版權所吸引,到自己的平臺上無風險創作。

反而缺少版權的友商就成了被“放水養魚”,并在版權壓力下被“涸澤而漁”的對象,哪怕之前體量再大、內容創作者再多。

《我不是藥神》,如此之小的一個判例,能否會改變行業的格局,您有什么看法,不妨在文章后留言,八一八^^